明星情感

单挑欧陆强国并被希特勒崇敬的哲学家你知道是谁不

2019-11-09 22:42: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序言:

他是一个文艺青年,却发动三场战争,使自己的国家走向富强;他称自己是国家的第一公仆,对待子民如父亲般公正无私,人们都亲切的称他为老弗里茨;他崇尚纪律、节俭和责任,将普鲁士的传统美德发扬光大;他希望自己能和亚历山大大帝和凯撒相比并论,他酷爱哲学,自称是“哲学王”,他讨厌女人,也许是个同性恋……

1712年1月24日,人们都期盼着霍亨索伦家族的继承者出身,王后索菲.多萝西亚不负众望的生下了一个王子,一向强硬的腓特烈.威廉一世也表现得满心喜悦,他要让儿子和自己一样,于是将他取名为腓特烈。

十年前,普鲁士才刚从勃兰登堡公国变成王国,首都柏林像个小村庄,被欧洲其他强国所嘲笑。农民都很贫穷,土地贫瘠,自然资源匮乏,人烟稀少,是毫无希望的死水一潭。从勃兰登堡到莱茵河的国土十分零散,四周强国林立,在其国界线上没有河流,也没有山脉,战略上易攻难守。在这个奇怪的王国,有一个奇怪的国王——威廉一世。当18世纪的各国君主都忙于自己的宫殿建设时,他却独爱军队建设,因此他有“兵士国王”的称号。当时普鲁士的人口只有225万,在欧洲排第13位,军队范围却到达83000人,是欧洲第4大的军队。腓特烈.威廉一世在有限的人口基础上建立了一支庞大的军队并且不妨碍国家正常生产,他同时大量招收国外雇佣军,创建了普鲁士第一支骠骑兵部队,建立了普鲁士的军备产业。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如此,但腓特烈对军队活动没有多大的热忱。

单挑欧陆强国并被希特勒崇敬的哲学家你知道是谁不

腓特烈受母亲索菲.多萝西亚和姐姐维尔赫迈恩的影响,从小对文学和法国文化感兴趣,而这些东西正是其父亲威廉一世所痛恨的。威廉一世看出了自己的儿子并不是一个活泼的小伙子,他希望能改变儿子身上略显女性化的性格。但腓特烈的成长总与威廉一世所期望的相反,他对音乐很感兴趣,并在此方面有很大的天赋,这让威廉一世很恼火,他乃至冲进了王子的房间,当场销毁了腓特烈的乐器。威廉一世还无休止的痛骂与侮辱腓特烈,即使有外国贵宾在场,威廉一世也毫不给王子情面。这些童年阴影,腓特烈大帝永远也忘不了。

为了获得父亲的信任,腓特烈假装按他父亲的要求去做,但这样的话,他永久都会被束缚。他照旧喜爱文学,赞叹法国的启蒙运动,后来威廉一世索性将腓特烈的书籍全部烧毁,并禁止他发表任何评论。腓特烈的内心满是对父亲的怨恨,以及对自由的渴望。他向自己的好友汉斯.海尔曼.冯.卡特倾诉了自己的痛苦,并和他一起想办法出逃至英格兰。1730年,腓特烈向他父亲提议去南德意志地区巡游考察,威廉一世很是高兴自己的儿子能这样想,便痛快的答应了。其实这是腓特烈和卡特出逃的计划。考察团队在一个名叫施泰因斯富特(Steinsfurt)的小地方临时住了下来,第二天早晨5点钟的时候,腓特列紧张的准备好了,但他的父亲已经拦截了他写给卡特的信,知道了他的计划。腓特烈的计划还没开始,便已结束了。卫兵拦住了他,并以逃兵的身份逮捕了他,交给法庭审处。

单挑欧陆强国并被希特勒崇敬的哲学家你知道是谁不

腓特烈的基友冯.卡特之死

在普鲁士,逃兵要被判处死刑。当时外国观察家都屏住了呼吸,想看看威廉一世是否真的会狠下心来杀死自己的血亲与继承者。普鲁士的法庭也感到很为难,最后只得宣布无力判决这个案件。因而,王子被转移到昆斯特林的一座城堡里监禁,而和其一同出逃的军官少尉卡特,则在王子房间窗户下的广场被斩首。腓特烈亲眼见证了朋友的死刑,当场昏了过去。

威廉一世成功了,他的儿子完全屈服了。腓特烈同意继承王位,并和他父亲指定的人结婚,作为交换,威廉一世不再干涉他的文艺爱好。真正倒霉的是来自布伦瑞克的克莉丝汀娜公主,作为一场政治联姻,她不管是否愿意,都必须嫁给腓特烈,而腓特烈只把她当朋友。“作为男人,我只是出于礼节娶了她,只要不让我做讨厌的事,她爱做什么都是她的自由。”腓特烈写道。

腓特烈大帝是性自由的拥护者,或许他是个同性恋,被杀的军官卡特正是他的情人,又或许他和平民子女产生过关系,比因此染上了性病,他尝试过医治,却很不幸的没成功。腓特烈是一个阉人,他自己固然从不泄漏,但他一直没有子女。这对被迫结婚的夫妻住在莱茵斯堡的一个小宫殿里,在1736年至1740年的4年中,可能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幸福的日子(毕竟威廉一世还在世)。腓特烈得到了渴望的自由,他在莱茵斯堡举行了高雅的音乐舞蹈会,在场的人都说气氛很棒,为什么呢?“因为我的莱茵斯堡没有女人。”腓特烈说道。

单挑欧陆强国并被希特勒崇敬的哲学家你知道是谁不

莱茵斯堡就是腓特烈给自己造就的天堂,他为自己召集了画家、音乐家、作家和哲学家,并把他们当作自己会谈的对象。腓特烈推崇理性主义,他喜欢读韦伯.黑森的作品,并给所有作品给出自己的解读。他还是法国哲学家、作家伏尔泰的粉丝。腓特烈给伏尔泰写信,伏尔泰立马就会回信。他们总是说着恭维对方的话(互拍对方的马屁),没有一方愿意抛弃对方,也许伏尔泰只是把腓特烈作为资助人之一,腓特烈则把伏尔泰视为将来政绩的宣扬者。这位具有启蒙思想的王子毫无顾忌的写了一本《反马其雅维利》,诡计和歹意,无情和战争应是公爵具有的品质,这样才能巩固权利,道德不起任何作用。王储在思考他的臣民该何去何从,这样才能安居乐业。由伏尔泰帮他校对作序,这才给了他出版的勇气。

1740年5月28日,威廉一世和腓特烈这对父子终于达成了和解,几天后,威廉一世便撒手人寰。他也许是个糟糕的父亲,但他却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国王,他为普鲁士从地方强国一跃而成为欧洲五强之一打下了基础。当腓特烈放弃对兴趣的寻求,站在国家统治者角度看事情时,他才终于明白了父亲的伟大。腓特烈变得充满了自信,他决心让普鲁士一跃成为欧洲数一数二的强国。

1740年12月16日,腓特烈二话不说就突袭并夺取了奥地利的西里西亚省,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只是侵略。腓特烈的进军完全符合马基雅维利的观点,很简单,奥地利给他提供了一个可以侵占财富的机会。这是腓特烈的第一次进军,27000人进攻只有7000人抵抗。哈布斯堡王朝的卡尔六世刚去世3个月,没有男性继承人,他的女儿玛丽娅.特蕾莎继承了王位,成了欧洲的女大公。腓特烈相信奥地利无胆也无能来抵抗,他毫不考虑他将为此承担什么样的后果,只想不受任何打扰的享受成功的果实。“伴着飘扬的旗帜,我们跨过了卢比孔河。”腓特烈写道。他现在完全就是个骗子,不是个哲学家!腓特烈严重低估了奥地利的恢复力,在1745年(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他又不得不打了好几场危险的会战,但他的确是赢了。

1745年1月13日,腓特烈搬出了柏林住到了波茨坦,他要在这里修一座夏宫,一个不属于公侯而属于哲学家的庇护所。腓特烈将它取名为无忧宫。“吾到彼处,方能无忧。”腓特烈说道。正如腓特烈所想的那样,无忧宫使他感到无忧无虑,他可以纵情的与哲学家们思考,在这里欣赏音乐舞蹈,有来自欧洲各地的文学艺术家,甚至伏尔泰也来过,可以说这里甚么都有,唯独没有女人。在很早以前的时候,腓特烈就将他的妻子安住在美丽堡宫殿(Schoenhausen)里,他不希望也制止他的妻子来到无忧宫。伏尔泰也曾由于此事和腓特烈发生过争执,两人的矛盾是不是由此开始的呢?据伏尔泰回想,腓特烈每到晚宴结束的时候,都会和一位精选出的男仆或少年厮混十五分钟(你所不知道的哲学)。伏尔泰自责国王的诗词平庸需要修饰,腓特烈说这是法国的诡计,相处了3年后,伏尔泰逃走了。

腓特烈到底有多讨厌女人呢?没有任何相关的记载,但我们可以从他对女人所治下的国家发动战争来看出他是有多么的痛恨女人。1756年,奥地利想重新从普鲁士手中夺回西里西亚,这便引发了改变世界格局的“七年战争”,奥地利、法国、瑞典、德国和西班牙等都将矛头指向普鲁士和英国。英国在海外和法国殖民者扛,普鲁士则单挑欧陆强国。腓特烈在古代将军的战术上创造了斜击式序列,即避免正面迎敌,而是集中兵力从右翼围攻,直到其阵线崩溃。1757年~1758年,普鲁士在罗斯巴赫战役和洛伊滕会战中取得了重大成功,又在曹恩多夫战役中险胜俄国,但却在霍克齐战役中遭遇首次失败,好在1759年,英普联军在明登地区击败了法国人,英国在海外区域又取得了接连的胜利。但总体情势对普鲁士是不利的,俄军已经占领了东普鲁士,首都柏林行将成为敌人的猎物,但在此时,俄国女沙皇伊丽莎白一世去世,继位的彼得三世突然下令停止对普鲁士的军事行动,则给危在旦夕的普鲁士有喘息的机会,这就是“勃兰登堡的奇迹”。法国和奥地利和欧洲其他强国都已经耗尽了钱财和军事物资,交兵双方无力再战,只能签订和约。腓特烈领导的普鲁士还是赢了,但赢得很艰苦。他的军事成绩,为他赢得了“大帝”的名声,后来拿破仑也以他为偶像。

晚年的腓特烈都在自责自己的战争行动,他会不会因此而患上了精神疾病?腓特烈开始全身心致力于恢复国家在战争中带来的创伤,他开辟新的城镇,在农村建立学校,引导人民接受土豆作为食粮……腓特烈也喜欢上了独处,在最后的时间里,他都独自住在无忧宫,没有奴仆,没有侍卫。1786年8月17日,腓特烈在无忧宫内,坐在沙发椅上安然去世,享年74岁,统治普鲁士46年。“我如哲学家一样活着,也想如哲学家般死去,不要华丽吵闹的仪式,把我埋在无忧宫。”腓特烈写道。但腓特烈并没有埋在无忧宫,他被葬在波茨坦的格列森教堂,和他的父亲一起。

后传:

1945年春,希特勒躲进了元首地堡,它在柏林地下16米处。苏联红军已兵临柏林城下,第二次世界大战眼看就要结束,即便在他最后的日子里,希特勒也谢绝接受失败,他仍然为他心目中的英雄所鼓舞,那个传奇的德意志领袖——他的画像,这是希特勒私人房间墙壁上唯一的装潢,他就是腓特烈大帝……

加工西地那非原料

枸橼酸西地那非说明书

希爱力和万艾可药效一样吗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