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资讯

看完大衣哥的遭受你还敢衣锦还乡吗

2019-11-09 10:32: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看完大衣哥的遭受你还敢衣锦还乡吗

「声道」第36篇人物特稿

7年前的这个时候,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走向了五彩缤纷的大舞台。

荧屏上,“头戴黑色毛绒帽,身穿绿色大衣”是他固定的人设,“浑厚而嘹亮、婉转而悠扬”是评委们对他歌声的高度评价。

一朝成名,天下皆知。财富、鲜花和荣誉接踵而至,他堕入了“成名的烦恼” ,不仅是奔走于各项综艺演出,还屡屡传出被乡情绑架的风波。

经历了此人生际遇的是被冠以“大衣哥”的朱之文。

01

2011年3月,在山东电视综艺频道“我是大明星”选秀栏目中,朱之文以1曲《滚滚长江东逝水》技惊四座,其歌声如杨洪基原唱重现。

在节目现场,当他一开口唱时,评委以为是音响师把原声带给放了出来,让把伴奏关掉。朱之文接着清唱,观众叫着站起来为他鼓掌。

其中一名评委对他农民的身份还进行了质疑,喊道:“你是哪一个专业团体的演员打扮成这样来冒充?”

朱之文说:“俺就是个种地的农民,没钱买衣服,这还是最好的呢。”评委让他把大衣脱了,见露出的红毛衣更破,袖口上还有一个大窟窿。

评委又问:“现在地里种的啥?”

朱之文答:“麦子、玉米、花生。”“种麦子是先浇水还是先放种子?”“那得看旱不旱,不旱不用浇水……”

评委让主持人近距离看看他的手是干活的还是弹琴的。主持人感叹:“确是一双搬砖的手啊!”

今天的很多选秀综艺,太多的选手是打着草根的旗号,博取眼球引人注目罢了。

很快,就有网友把他参赛的那段视频传到了网上。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这个名为《山东“大衣哥”,真正的歌手》的视频,网上点击率就突破了10 万,留言上万条。

看完大衣哥的遭受你还敢衣锦还乡吗

“他是中国版的‘苏珊大叔’”、“我觉得您就是1神农,歌声太给力了!”、“有才华,穿破大衣也掩盖不住光芒啊……”网友们给予朱之文极高的评价,并在百度上建起了他的贴吧,粉丝名为“珍珠”。

很多公众名人也对他进行了关注。央视气象主持人宋英杰就在微博上转发了“大衣哥”的视频,力捧朱之文。于文华看到该视频后,也被朱之文真诚的歌声所倾倒,她与《星光大道》栏目的美女导演王爱华一行,专程自费从北京远赴山东单县,在发声技能上给他进行了专业性的指导,并鼓励他参与《星光大道》。

随后,朱之文第一次登上了央视《星光大道》的舞台,出场曲目仍是那首气壮山河的《滚滚长江东逝水》,身上穿的依然是那件半旧大衣。紧接着,他以过人的演唱实力,顺利获得《星光大道》周冠军、月冠军,最后在年度总决赛中斩获第五名的佳绩。

一个最底层的草根农民登上央视春晚,这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朱之文做到了。2012年1月,他在春晚上演唱了歌曲《我要回家》。至此,这位以种地、打零工为生,奉养老人,照顾两个年幼孩子的农民“大衣哥”完全红遍了全国。

02

上完春晚后,商场开业、公司庆典、地方文化旅游节,还有一些地方电视台节目,都常常会找到“大衣哥”,出场费也能到达个10万、20万。

还有人称朱之文完成了从年收入5000元到5千万的演变。这当然有夸张的成分,但衣食无忧应该是不争的事实。

富了之后的朱之文没有选择到城市里生活,仍然选择回到生养他的那个农村——山东省菏泽市单县朱楼村。他在家还干着养鸡喂猪、锄地种菜、插秧收稻等等的农活,衣衫打扮除必要的演出外,都是之前的旧衣服,没有买车买房。

看完大衣哥的遭受你还敢衣锦还乡吗

对于丈夫的成名,妻子李玉华说:“当初嫁给他,就是冲着人老实、心眼好,歌不歌的不重要。”而朱之文对妻子的感情也使人动容,有次领奖中,当主持人问“大衣哥”出名后的打算时,一向腼腆的朱之文竟然幽了一默,说:“出名,不出轨。”

他还给妻子唱了一首歌:“俺俩心相印,爱情常相守;俺俩手牵手,温情暖心头……心相印手牵手天长地久共白头。”

我们也见过不少底层草根成名膨胀的例子,一样是《星光大道》捧红出来的草帽姐、阿宝,就有很多负面缠身,口碑大跌。

草根离开泥土,就失去了滋养;明星染上铜臭,就暗淡了光芒。可以说,“大衣哥”身上寄托着我们寻求的淳朴、直率,看淡名利的精神。

03

朱之文衣锦还乡,其实日子过得并不那末平静顺畅,按照他自己的话说“觉得累”。

富而不忘本是“大衣哥”最值得称赞的地方,在第一次参加山东电视台选秀比赛得奖金后就给村里买了2台变压器、8台健身器,他还和支书合计在村南建了一座漫水桥,方便乡亲们浇地、洗衣服、外出干活。

此后几年,他还拿出几十万为村子里装路灯、翻新幼儿园。各色人等还找上门来,认识的不认识变着法地要钱,他自己都记不清借出去多少钱了。后来,有媒体问及这事,他说:“也想要,但不好意思。”

《逐日人物》在去年初采访了朱之文,里面讲述了他的又一件烦心事,还是关于“钱”。村里要修路,需筹资。朱之文在外地演出时,村里开了群众代表大会,希望朱之文等村里几个有钱人多捐一些,其他村民捐给一二百就可以了。

朱之文同意,村里另外两个有钱人各捐了1万块钱,他就捐了1万1千块。

演出结束,朱之文回到村里,想炫耀下自己捐得最多。这话1说出口,就有村民接过话头:“修路的钱你出完都应该,谁让你有这么多钱。”

一样是在去年12月,有关大衣哥的一段视频被网友暴光了,原来是朱之文到银行来领取自己的小麦补贴款,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村里不少人认为,这个往昔那个与他们无2的土农民,突然成了暴发户,如今又是建公共设施,捐多点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都已经收入无忧了,为什么还要去占这样的便宜呢?

在农村的熟人社会中,同心圆最外层的人只会把羡慕妒忌恨投向同心圆内层的人,矛头都指向他。最皆大欢喜的局面是,他自愿奉献出一切,得到的是美名。

不患寡而患不均,你有了名有了钱以后,如果不给村民们些好处,给村里办点事情,那末就要面临被别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的风险,想必这也是大多“凤凰男”挥之不去的烦恼。

本就是为村里做公益,捐多少本来应该凭自愿,岂能被绑架着?“大衣哥”就算赚得再多,也是靠自己努力打拼所得。小麦补贴款是发给每一个农民的,本来就是他合法的收入,也没有占便宜1说。

“我穷我有理”的道德观念不除,估计很多人也不再想“衣锦还乡”了吧。

印度神油官免费领取

西地那非肺动脉高压mg

yindushengyou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